1-2、新貴妻子與林韋惠的同性愛,我們可以交往嗎?

1-2、新貴妻子與林韋惠的同性愛,我們可以交往嗎?

林韋惠從國中時期認知到自己喜愛同性,眼神總是會不經意落在漂亮的女同學身上,她從國中起外型就很女性化,漂亮的外貌吸引不了同性,卻吸引眾多的男性追求。 

在家人及師長的關注下,她也鼓勵自己嘗試的與男生交往,但無奈,她就是無法跟男生相處。當時的男友粗魯的奪去她處女後,從那一天起,她決定走自己想走的路。

這樣的堅持一直很辛苦,說來也很無奈,她愛上的女生,往往都是不折不扣的異女,總是以「對不起,我喜歡的是男生,我們的友誼是一輩子。」來收場。

經常的單戀摔得她滿身是傷,她選擇不再表達她的情感,她情願的站在單戀的位置。不再奢望能和一位女性的婆談場美麗戀情。

直到遇到了「她」。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林韋惠心跳了一整天,因為Miu下午要來林韋惠的家。

林韋惠的家在北投,一間三房的小房子,有捷運又有綠意的公園,Miu今天穿著米色襯衫,緊身窄管牛仔長,盤起挑染的長髮,打扮的相當輕鬆,她很喜歡這裡的生活環境。

Miu走進前門,一隻毛茸茸傲慢的貓,正在走開,那是林韋惠養的虎斑貓。林韋惠相當痴迷自己的貓,幫它梳毛,追著它收拾打掃,把它裹在毯子裡的照片作為頭像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她們喝著咖啡什麼都聊,聊貓,聊公司的八卦,度過一個愉快的下午時間。

Miu第一次跟別人談起她高中的同性愛情…。

她高中就讀一所私立的女子貴族學校,學校將一個不守紀律的學姐 李馥甄,分配到宿舍與她同住。就是在這個宿舍裏,她開始了人生第一段同性關係。她們就在老師的關注下,開始了同性戀愛。

李馥甄戀愛時熱情似火,但從來沒被愛情衝昏頭腦。她熱愛音樂,夢想未來成為一名歌手,她組了一個樂隊,對樂隊非常認真,經常的團練,後來愛上了樂團的女貝斯手。李馥甄很快就對這個天真的小學妹失去了興趣。這樣的移情別戀給Miu沉重的打擊,這段無情的同志愛傷透了Miu的心。

高中畢業後,她決定到美國念書追尋新的夢想,之後在美國遇到了Adan,兩人陷入熱戀後決定結婚。就逐漸淡忘過去這段「女同志」的感情。

林韋惠很專注的聆聽,出乎意料,原來Miu是雙性戀。  

隨著氣氛,她們有默契的親吻,Miu還用手摸了林韋惠的胸部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上次的三人行,林韋惠就注意到Miu的私處沒有陰毛。Miu的陰毛早在大學時,就因為自己有潔癖,去作了雷射除毛。 

「我也要把毛毛剃掉。」林韋惠嬌嗔地說。

林韋惠要Miu幫她除毛,Miu遲疑了一下。「啊!不要啦!那樣超奇怪的。」Miu大叫。

「不會啦!我覺光溜溜的,很性感!」

「我早就把除毛工具都準備好了!」。林韋惠說

「好吧!來試試那是甚麼感覺!」

話說完,林韋惠走進浴室。拿出全新的除毛膏,刮鬍刀,一條乾毛巾,一條濕毛巾。她把乾毛巾平鋪在床上,脫掉內褲,屁股坐在乾毛巾上,張開雙腿呈M字腿,兩手撐在身後看著Miu。

「把它全除光光,我要跟妳一樣!」林韋惠說著。

因為林韋惠的陰毛比較茂盛,毛毛從三角地帶露出一些。

Miu避開陰道口,在她的陰毛處塗上除毛膏,恥丘就像洗頭髮一樣,黏糊著泡沫。十五分鐘後用濕毛巾擦掉了大部分的陰毛,恥丘一下變了光潔,粉紅色的花瓣毫無遮掩的顯現出來…。

Miu拿起刮鬍刀,幫林韋惠刮除周圍小部分的頑固毛囊。

隨著Miu的動作,林韋惠的陰道口微微滲出透明的淫水,緩慢地往肛門流了下來。林韋惠張開的兩腿踢著,害羞地說。

「好色喔!沒有被人這樣服務過,好刺激耶。」

「討厭啦!不要亂動喔。」Miu拿著刮鬍刀說。 

林韋惠陰毛十分柔細,Miu仔細的檢查延伸到肛門周邊的小細毛。

「Miu…妳好認真喔…」林韋惠紅著臉低頭看著她說。 

林韋惠隨著Miu下刀顫抖著,每往外刮一下,她就抖一下。

「啊…好奇怪…好奇怪的…感覺」

「很癢嗎?」Miu問道。

「嗯…」林韋惠點點頭。

這時候,林韋惠流出的淫水已經垂流到肛門。Miu用中指壓著陰唇,沾了一下淫液,拉出長長的一條細絲。

「林韋惠,你看」Miu伸手。

「啊…討厭啦…不要玩了,弄好了嗎?」林韋惠一手撥著Miu的手指,右手蓋住自己的陰部。

「還沒啦,把手打開!」Miu伸手拿開林韋惠蓋在陰部的手。

Miu反複的檢查,把林韋惠的陰毛完全處理乾淨了。

「好美,好光滑喔」Miu說。

「好的!謝謝妳,我先去沖個澡」林韋惠害羞得起身。

「Miu 妳在床上等我喔。」林韋惠把臥房的燈光調暗,打開音樂。

她邊說邊收拾毛巾跟刮鬍刀,然後從衣櫃裡拿了件內衣,走進了浴室裡。

林韋惠沖洗後,習慣在陰部撲點香水,她把香水噴在手掌上,撲在私處位置和大腿根部,她轉身在肛門位置也撲了一點。

林韋惠坐在馬桶上穿了絲襪,接著穿上整套的吊帶內衣,這是特別為Miu買的。

她想成為Miu眼中最性感的女人。

林韋惠走出浴室。

她穿著黑色透明的胸罩和內褲,腰間的吊帶吊著黑色的長統絲襪,保養極佳的雪白肌膚,玲瓏凹凸的胴體散發著誘人的氣息,裹著黑色絲襪的修長的大腿,顯得性感迷人。

「哇,林韋惠,這樣穿好美,好性感呦。」

Miu已經脫光衣服赤裸的躺在了床上。

「Miu 這是特別為妳準備的內衣」。林韋惠就是這麼貼心的女同戀者。

「快過來,讓我抱妳。」Miu伸出雙手對她說。

林韋惠柔美的爬上床,頭貼到Miu的臉上,Miu摟著林韋惠。

「林韋惠,妳好美,好性感哦」。林韋惠感到很窩心,心情舒坦且放鬆。

兩個女人的嘴唇開始親吻,在耳朵、耳背、頸部上舔砥斯磨,她們被彼此的香味吸引,瘋狂的燃起彼此的生理慾望。

Miu 撫摸林韋惠裹著絲襪的修長雙腿,原來好看的絲襪,摸起來這麼的滑。林韋惠白皙的肌膚在絲襪底下好像微微發著光一樣,十分的性感。她用舌頭在林韋惠的乳頭上輕柔的挑弄,她的乳頭非常的敏感,林韋惠被Miu舔弄的呻吟出來。 

Miu 拉掉林韋惠的透明三角褲,輕輕分開她的雙腿,露出剛除毛的飽滿光潔恥丘,Miu特別去舔了除毛的地方,林韋惠感覺有點害羞,閉起眼睛,雙腿微微地顫抖。Miu沿著小腹、腰,在她大腿根部輕舔,開始接近她的陰部了,林韋惠的全身有點發燙的感覺。

「沒有毛,好害羞…又好敏感喔」。林韋惠說。

Miu沒有直接去舔林韋惠的花瓣,而是用舌頭在她的乳房、小腹、大腿根部、及光潔的恥丘上不斷遊走,林韋惠開始蜷動,腿不自主的擺動,她的花瓣被挑逗得更加濕潤了。Miu用舌頭輕掃她的花瓣,把她的花瓣貼到嘴裡吸吮。 

「好癢啊…親我那裡…用力的親我那裡!」林韋惠覺得她的陰唇癢到發燙。

Miu含住她一片陰唇,用舌尖去掃弄含在嘴裡的陰唇,然後換另一片陰唇。她梢側著頭,讓嘴唇與她的陰唇呈平行狀,輕輕的把二片陰唇同時含進嘴裡,一起吸住,舌頭在二片陰唇中間橫掃。

「…好舒服啊…這樣好舒服…用力親我那裡!…」。

Miu用雙手拇指將她的陰唇向兩邊分開,露出陰道口,舌頭在陰道口周圍打轉繞圈,時輕時重,然後用嘴唇堵住整個陰道口,將舌頭探入到陰道內,用舌尖撫弄陰道壁。

「啊…好舒服……好舒服啊……」林韋惠感覺到一陣溫暖和舒坦。

Miu停下,不親陰道口了,改用舌尖輕輕的撩了幾下林韋惠的陰蒂,她從會陰處向陰蒂方向輕舔,當舌頭到達陰道口時左右的撥動,把陰唇向左右撥開,一邊向上舔,緩慢的向陰蒂接近。

林韋惠被她半吊著的感覺,「啊…快親到了…快點…快點含住它…」。

不管林韋惠怎麼叫,Miu就是偏偏不親她陰蒂,Miu把舌頭插入她的陰道內攪動,把舌頭捲起來抽插,林韋惠感覺陰蒂腫脹的很厲害。Miu只用舌尖輕輕的在陰蒂上輕掃幾下,這可把林韋惠挑逗的急死了,興奮到腰部不由自主的拱起來顫抖。

「…快點…Miu…你好壞……快點含住它……」。Miu覺得這招很受用。

Miu覺得是時候了,可以開始奪取“珍珠”了,Miu把舌頭上移到她的陰蒂上,嘴唇含住她整個陰蒂部位,用舌尖在陰蒂上點壓、左右撥動,Miu邊搖晃著頭,用舌頭飛快的在陰蒂上畫圈攪動,林韋惠穿著絲襪的雙腿整個夾緊。

「…不行了…不行了…高潮了……我要高潮了……」。

拱起腰身一個強烈的抽搐,然後整個身體放鬆下來了。

「…好舒服啊……高潮了……好舒服啊……」。

Miu含住她的陰蒂,輕輕的吸著她的陰蒂,這時舌頭無須任何動作。女生的高潮是可以持續很久的,林韋惠躺在床上,全身一陣陣的抽搐著。

林韋惠起身緊緊的抱著Miu,Miu沒有出聲也沒講話。

「…Miu,我好喜歡妳,其實我是女同」。

「可是我已經結婚了,我也喜歡Adan啊!」。

「是我太晚認識妳,我不會計較的,只要妳喜歡我就可以了」。

她們緊緊擁抱著彼此,兩人嘴唇舌頭糾纏在一起。

「換我,我也要讓你舒服,要讓妳天天都想我」。

林韋惠分開Miu的雙腿,想移動到她的雙腿間幫她口愛。Miu也分開了她的雙腿,跟林韋惠說

「把腳跨在我的身上。」

林韋惠把腳跨過Miu的身上,把私處往後送到她的嘴前,俯下身,用嘴含住她的陰蒂,兩顆肉球貼在Miu的身上,穿著的透明絲襪的腿摩擦著Miu的身體。細緻的觸感蹭得Miu十分舒服。

此時Miu已經十分的興奮,林韋惠感覺Miu的陰蒂似乎有筋在跳動,林韋惠溫柔的舔砥她的陰蒂,她希望Miu不要那麼快高潮,能夠為心愛的她舔陰,是最甜蜜的時刻,希望舒服的感覺能持久些。

林韋惠用雙手把Miu的大腿根部分開,把頭埋進的更深,她順著陰唇、陰道口舔到會陰,會陰是在陰道與肛門的連接部位,這個部位的皮膚極為敏感,她用濕潤的舌頭輕舔這個部位,用手指輕輕插入她的陰道內攪動。

「啊…那裡…好舒服……那裡受不了……」Miu興奮的大叫。

Miu被林韋惠舔的酸麻,不斷的搖晃雙腿,連腳掌都伸直了起來。這時候林韋惠用突襲方式,舌頭貼到她肛門上去舔觸。讓Miu舒服到一陣抽搐。

「啊…林韋惠…快給我…我受不了……」。

「你求我啊,除非你跟我交往,不然我不給你……」。

「啊……那有…這樣子的啦…啊…」。看著Miu嬌聲嬌氣求她,林韋惠覺得很有征服感。

Miu也加速的用舌尖輕點輕觸她的陰蒂頂端,從下面向上挑動,左右地撥動同時攪動她的陰蒂。林韋惠被Miu舔的嬌喘大叫

「啊……受不了…好舒服……我受不了……」

Miu知道這時林韋惠的陰蒂充血腫漲得很厲害,異常敏感,她決定狠狠的“修理”一下她,Miu大力的繞圈攪動陰蒂,林韋惠扭著屁股左右的閃避。

「…不行了…求求妳…我要高潮了……我要高潮了……」。

這時,林韋惠用四指大幅度的磨擦Miu的陰唇跟陰蒂,Miu整個私處被刺激到酸麻難耐,Miu也扭動屁股左右的閃避。

「……高潮了……我也要高潮了……」。

兩個人幾乎同時噴出大量的潮水,達到了高潮。

林韋惠含住Miu的陰蒂,用力的吸允她的陰蒂。

「…不行了…求求妳………我已經高潮了……」。

這樣太刺激了,Miu不得不求饒,要林韋惠放過她。

Miu把林韋惠的身體翻了下來,抓住她一支修長的腿,把私處靠到林韋惠的胯下,交叉著腿把私處碰在一起,用外陰部相互的摩擦,無毛的恥丘用這種姿勢特別的敏感,她們像磨墨一樣的磨蹭起來,用彼此流出的愛液潤滑,她們很快的抓到律動,這種剪刀式簡直讓她們欲仙欲死。

「…Miu我不行了…求求妳……我真的好喜歡妳……我們可以交往嗎……」。

「…不行…我已經結婚了…除非妳求我…」。

林韋惠似乎對這個動作特別敏感,小腹不自禁的向上抽動,希望感受Miu強烈的摩擦刺激。Miu也感受著絲襪細滑的摩擦的觸感。兩人都發出激烈的呻吟。

「…Miu…我求求妳…我求求妳…拜託妳跟我交往吧…我快不行了…」。

「不准說分手…要永遠在一起…妳可以做得到嗎?……」。

「Miu…我可以…我可以的…我真的好愛你啦…」。

她們很快就達到高潮,噴出大量淫水,整個私處滑潤黏稠不堪,床單也濕了大片。

她們互相緊緊的擁抱在一起。

「Miu 我們正式的在一起了嗎?」林韋惠在靠Miu的身上問她。

「不行,除非我們再做一次,而且以後愛愛,妳都要穿情趣內衣。」

 「Miu,妳的要求未免太多了吧。」林韋惠紅著臉害羞的說。

 

作者 : 觀察者 Observer
版權所有 : 親密星期五

(圖/私密處順理毛髮、清潔參考)

(圖/除毛處保養參考)

 

(圖/林韋惠衣服參考)

(圖/林韋惠衣服參考)

(圖/林韋惠衣服參考)

(圖/林韋惠衣服參考)

(圖/林韋惠衣服參考)

 

已加入購物車
網路異常,請重新整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