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-2、展現女王氣勢,把灌滿精液的屁眼舔乾淨

6-2、展現女王氣勢,把灌滿精液的屁眼舔乾淨

期待了好久,總算到了星期五的晚上,今晚周水川跟尤莉亞預約了三位服務師。

周水川提早兩小時到達飯店,特別發了簡訊叫宅男工程師到飯店來面報工作,宅男工程師收到簡訊後,懷著緊張的心情趕到飯店中。

老實說,自從那天慶功宴後,周水川就對宅男工程師的肉棒念念不忘,他的尺寸又長又粗,硬度十足,這樣肉棒對女人最有吸引力了,尤其是他肉棒發出的陣陣酸臭味,更是讓她難以忘懷。

今晚是她特別安排的,她想好好的品嘗那根令她難忘的臭肉棒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宅男工程師一進到房間,就感覺氣氛有點詭異。

女老闆周水川身上穿件黑色連身皮衣,胸口的V字型開到小腹,皮質上衣僅遮住兩邊乳頭,乳頭明顯的突起,幾條銀色鏈條墜在胸面,露出深深的乳溝。她修長的雙腿穿著高筒網襪,腳蹬三寸高跟鞋,來回的看著他走動,她一走動就瞥見整個美背及翹臀,因為背後根本只有幾條細帶連接著。

宅男工程師手抱著筆記型電腦站著,緊張到不知所措。

周水川化著比平時稍濃的彩妝,棕色的大眼睛看上去很有神秘感,小麥色的肌膚穿著性感的SM皮衣與高筒網襪,惹火又浪又騷。簡直就是在向工程師發出“ 和我做愛吧 ”的明顯信息。

宅男工程師緊張的不太敢直視她,但是暗戀的女老闆著的如此性感,褲子裡的肉棒卻不安分的脹大了起來。

周水川站著三七步,一手插腰對宅男工程師說 : 

「你今天在辦公室一直偷看我,對吧?」

「報告老闆,我不是故意的!」

「為何在辦公室一直偷看我呢?」

「對不起,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」

「你有跟別人講過慶功宴的事嗎?」

「報告老闆,我沒有跟別人講過」

「你為何在慶功宴上舔我的屁股?」

「對不起,老闆,當時是我太衝動了。」

「你根本就是個變態,把衣服都脫掉!」

「衣服脫掉?」工程師質疑了一下。

「別廢話,你得要接受處罰,把衣服都脫光,快點!」。

宅男工程師顫抖的脫掉鞋襪、褲子及衣服,全身只剩條內褲,宅男工程師長得壯壯實實,每個部位的腱子肉,硬得像一塊一塊鐵疙瘩。內褲裡的肉棒已脹大,暗紅色的龜頭都探出了內褲,他緊張的用雙手遮著私處。

「你這個變態,為什麼勃起了?」。

「那邊是怎樣? 你還真是個變態啊!」。

宅男工程師雙手緊緊的遮著私處,羞愧到說不出話。

「我今天要好好逞罰你,把內褲也脫掉!」。

周水川走近到宅男工程師旁,雙手用力的脫下他的內褲,青筋爆露的七吋大肉棒挺立出來,連龜頭都脹大成紫紅色從包皮中露了出來。

「肉棒為何變這麼大了!」。水川靠近低頭去看。

「是因為看著我嗎? 我是你的老闆,怎麼可以看著我勃起呢!」

周水川用手將包皮退到後面,鼻子貼近,深聞了宅男工程師充血的紫紅色龜頭。

「什麼味道,臭死了。」

「對不起,原諒我吧。」

「簡直臭死了,逞罰你打手槍給我看吧!」。

宅男工程師羞澀的用單手握著肉棒套弄,他的肉棒本來就漲到受不了,肉棒在手中越擼越硬,他開始感到有點興奮。水川看著肉棒說 :

「你平常打手槍,是幻想著我嗎?」

「對不起! 老闆」。宅男工程師說 

「老實說,你是經常幻想著我打手槍嗎?」

「對不起! 對不起!」。

「告訴我,有多頻繁!」

「我每天都…想著老闆…」工程師羞紅了臉並且承認道

「每天?」

「是的……」工程師的聲音很小。

「你這個死變態! 居然天天想著我打手槍,真是可恥的行為」

「這需要處罰吧! 從現在起,要禁止你手淫」。

「把你的手拿開!」。

換周水川用手握住宅男工程師的肉棒,緩緩的套弄起來。

「天天用這根臭屌,想著我打手槍!」。

周水川逐步加快了套弄的速度,宅男工程師的肉棒被刺激到抖動,感覺興奮到就快射精出來。

「啊! 我要射出來了!」工程師嘴裡叫出一聲。

周水川瞬間的把手放開。

「不可以射精,沒有命令,不准你射精!」。

 

周水川走向沙發坐下,當她坐下之後,可以看見她小麥色穿著網襪的修長大腿。

「你過來坐在這邊」。她手指著前面的地上。

宅男工程師聽從女老闆的指示,在她面前的地上坐下,水川脫下高跟鞋,舉起一隻穿著網襪的腳,伸到宅男工程師的胯下,用包覆絲襪的腳趾對著肉棒撫弄著。

「在公司偷看你的老闆,肉棒居然還變這麼硬,你不想道歉嗎?」

「對不起! 對不起!」宅男工程師連聲的說。

宅男工程師的肉棒被水川的腳趾不斷的撫弄,那種包覆絲襪的感覺實在很刺激,他有點忍不住的顫抖,周水川用腳趾靈巧的夾著肉棒上下套弄。

「對不起,對不起,我不該這麼做的」。 

「哦,是嗎,小變態,你的肉棒真的太可愛了」。

周水川用兩隻絲襪腳夾住工程師的肉棒輕輕的磨動,肉棒腫脹到都能看到盤繞的青筋,龜眼也噴脹成紫紅色。

「喜歡嗎?」。

「老闆,我好喜歡妳的腳啊」。

「為何肉棒還是那麼硬呢? 你是在意淫你的老闆嗎?」。

周水川把包覆柔軟網襪的腳趾伸到了宅男工程師鼻子前,宅男工程師用鼻子聞了幾下。

「聞看看,臭不臭!」周水川笑著說。

由於周水川也穿了一整天的高跟鞋,剛剛又混雜挑弄肉棒的味道。工程師聞著女老闆腳上的味道,卻感覺是一種異香,他聞著味道竟然有點衝動起來。

「怎麼樣?臭不臭呢?」

「不臭,很香的味道!」

「那你用舌頭舔腳趾看看,敢意淫你的老闆,有點過份吧!」

周水川把包裹網襪的腳趾移動到宅男工程師的嘴巴邊說。

「對你這種變態,這應該是一種享受吧!」。

她用包覆絲襪的腳趾撐開了宅男工程師嘴吧,把腳趾伸入他的嘴吧內,用腳挖弄宅男工程師的嘴,還不停的用腳趾去挑弄他的舌頭。

「快點啊!你有舔過別人的腳趾嗎?」

「…唔…唔…沒有哇…我是第一次舔腳趾…唔…」

工程師伸出舌頭舔起網襪內的細嫩腳趾,女老闆玉足飄出特有的香氣順著他的鼻翼讓他沁入心扉。

「感覺怎樣呀?」

「好吃,滑滑的」。

「味道呢?什麼味道呀?」

「有點酸酸鹹鹹的」

宅男工程師來回舔著柔滑的腳趾,一舔一舔的,逐隻將腳趾放入口中吸允。

「…唔…對不起…請老闆原諒我!」。

 

周水川抽回腳趾喝斥著「像狗一樣的趴著!」。

「請老闆原諒我!」。

宅男工程師雙手觸地,周水川起身蹲在他的屁股後面,將他的屁股抬翹了起來,伸手到跨下用手順著套弄他的肉棒,接著把前挺的肉棒往後壓到雙腿間,用另一手反手的套弄,這種把堅挺肉棒往後壓的方式,後壓的角度會讓肉棒腫脹欲裂,可是他雙手撐在地上,讓宅男工程師的身體跟著肉棒抖動個不停。

「處罰你這個死變態!」。

這動作不但讓工程師無法解脫,想要自己打槍抒發也沒辦法,淫蕩的周水川伸手搓揉工程師的龜頭,更讓他痠麻到難受。

宅男工程師被刺激的快要射精了,嘴裡發出一聲 : 

「啊! 我不行了,我要射了」。

周水川瞬間又把手放開。

「不行,沒有我的命令,是不准射精的!」。

「換躺著吧,把雙腿張開。」

工程師換成仰躺。「饒了我吧,老闆,我好難受啊!」。

周水川移動到工程師的雙腿間

「用手把你的雙腳舉高,屁股對著我。」

周水川用雙手托著工程師的屁股把雙腳翻舉過頭,工程師變成一個A字型,自己抓著張開的雙腳羞恥姿勢,整個股丘連屁眼都露在了周水川的面前。

「把你的雙腳抓好,不准放開喔」。

周水川用單手去套弄肉棒,另一隻手的手指在工程師的肛門上輕輕得撫弄,一波波的快感直接傳送到工程師的中樞神經,騷癢的感覺從肛門傳遍全身,他渾身發抖不禁叫了幾聲。

「怎麼樣? 這樣弄肛門舒服嗎?」。

工程師雙手抬著自己的雙腿在地上發出痠麻痛苦的呻吟……,周水川加快套弄肉棒的速度,宅男工程師被刺激的要射精,嘴裡發出「啊!」的一聲。

周水川瞬間的把手放開。

「想射精嗎? 讓我用腳給你磨磨!」。

周水川兩隻包覆網襪的香嫩光滑美足夾住肉棒輕輕地磨動,這讓工程師非常的興奮,工程師的下體配合著快速的頂挺,她也夾緊了雙腳配合來回磨動,工程師激動的雙手握住她的腳。

「啊,啊,我射精出來了」。

突然工程師的龜頭射出一股濃濃的漿液,射在周水川足背和小腿上,她收回了雙腳,雙腳網襪上都是精液。

「這麼快就射精出來,你是早洩嗎,噯呀!髒死了」。

「對不起,老闆,我真的是忍不住了」。

「道歉也不行,射的我滿腳都是,怎麼可以亂射精呢」。

周水川的口氣就像是老闆在教訓不聽話的員工。


此時房門燈亮起,指定的服務師到了,

「你跪著看,不准打手槍喔」。周水川對著工程師說。

周水川去開門,叫進了三位服務師,

「你們都靠過來,把褲子都脫掉,自己把肉棒打硬吧!」。

周水川蹲在中間,三名服務師逕直走到她的面前,她主動地拉下兩人褲子的拉煉,一手一隻的抓住倆人的肉棒,輕輕地幫它們搓揉,一方面可以暫時紓解自己體內的飢渴感受,另外一方面也好讓自己待會可以享受更大的樂趣!

其中一名服務師個子不大,一解開皮帶,扯下褲子,生氣勃勃的大陽具立刻彈出來,周水川握住肉棒輕輕套動了幾下,肉棒迅速的膨脹將她的手心撐得滿滿的,巨大的龜頭泛著紅光,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。

她熟練的翻開包皮,伸著舌頭舔弄著龜頭和馬眼,嘗著尿道滲出一些鹹鹹的液體。她張大嘴巴盡量的多含進一些,巨大的龜頭已經把口腔佔滿,她只能一點點小心的吞嚥,盡量避免牙齒碰到他的嫩肉。

慢慢地,她逐漸適應了粗大的肉棒,開始有節奏的用嘴唇和舌頭套動著肉棒,同時用手指在他的陰囊上和股溝裡輕輕地摳揉著。

「原味的肉棒真好,又粗又硬的!」。

( 老闆實在太淫蕩了 ) 

宅男工程師看著淫穢的這一幕,他從沒想過老闆會同時幫三個男人口交,心中雖有著憤慨,卻又像看A片一樣的興奮。不自覺的自己觸摸起肉棒,手握住自己的肉棒興奮的上下套動,肉棒又迅速的發硬起來。

「看到沒,我是你老闆,我想怎樣做都行!」

周水川用這種挑逗的舉動,對著工程師說。

「老闆,讓我加入吧,拜託妳!」

「小色狼,你想加入嗎? 過來,躺在這邊」。

 

宅男工程師移動過去躺在周水川的面前,她起身將雙腿跨在宅男工程師的臉上,拉開連身衣的下襠,蹲在他臉上將私處貼靠在他的鼻子上方。 

「怎麼樣,什麼味道,只讓你聞味道,不能舔喔。」

「恩恩,老闆,好香的味道啊」

「跟你的臭屌不一樣的味道吧,聞味道會讓你勃起嗎?」

工程師閉著眼睛自我享受著,腦子裡不知道又在想什麼樣的事。

「你的肉棒果然又勃起了,小色狼,你真是變態啊!」。

「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」

「你是不是整天覬覦著我的身體呢。」

「對不起,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硬的。」

周水川用手去挑弄工程師的肉棒,左右的拍打,他的肉棒亢奮到堅挺無比,周水川用手輕輕的磨擦並套弄肉棒,簡直到愛不釋手,周水川俯身下去聞到肉棒上有股酸臭的騷味。

「好臭的肉棒啊,都是精液的味道,你還真是個變態啊。」

「把你的舌頭伸進小穴裡,這一次讓你舔,你可不准說出去喔。」

「恩恩,好的,老闆。」

「讓你這個變態舔穴,應該很興奮吧。」

周水川蹲在工程師臉上,接著繼續幫三位服務師口交,服務師的身體隨著她的節奏前後聳動著小腹,似乎想把陰莖更深地插進她的口腔裡。周水川同時吸允三根肉棒,空氣中隱約夾雜著肉棒的腥騷味,還有口交時所發出的口水聲。

「嗚…嗚…嗚…啊…嗚…」

只見服務師揪住她的頭髮,周水川的小臉貼著服務師的胯下,嘴裡低聲地呻吟著,雙手另外幫兩個服務師套弄,服務師們則輪流著把她的嘴當成自慰器,緊貼著往前衝撞。

「啊…嗚…你們…別…急…嗚…。」

宅男工程師在周水川的跨下為她口交了近10分鐘,他忍受著下體腫脹痠麻的煎熬,為她做著口舌侍奉,她的下面就像一個鮮美多汁的成熟桃子,滿溢的淫水不斷的流進到他的嘴裡。

「噢!伸長你的舌頭,哦…喔…是…嗚…就是這裡!」

「用力舔!哦…哦…啊…」

周水川用力的抓住他的頭髮,將他的臉緊緊的按在她的陰部,她大聲呻吟同時運動她的腰,用恥骨和淫穴強姦著工程師的臉。此舉,讓工程師也興奮起來,他的肉棒已經硬到不行,腫脹痠麻的極度痛苦。

「…哦…耶…噢…舌頭用力…啊…哦…哦……」

在這樣上下同時強烈的刺激下,周水川的身體越來越激動,感覺自己的淫水順著大腿似乎被浸濕了。在一陣叫喊後,周水川在工程師的臉上達到了高潮,她將潮水灌進他的嘴裡。 

「…我不行了…出來了…我高潮了……」。

「嚥下去!然後幫我舔幹淨!」周水川繼續命令著他。


周水川爬起來,將小麥色得飽滿臀部翹高。

「你起來,像上次一樣的舔我屁眼!」

宅男工程將臉貼上去舔老闆的屁眼,自己的肉棒腫脹酸養到難耐,忍不住用手擼了幾下,企圖幫自己手淫。

「不准打手槍,怎麼可以自己手淫,繼續舔!」

「是的,老闆!」

「粗魯一點喔,要跟上次一樣的粗魯!」

周水川繼續幫服務師師的肉棒服務,她伸出舌頭,將龜頭上流出的淫液捲進嘴裡,用嘴環住肉棒,上下套弄了幾下,將整根跟肉棒深深的含進嘴裡,把肉棒深深得含進咽喉裡,幾秒後吐出肉棒,唾液絲連在肉棒上,她用粉紅色的舌頭舔繞著龜頭。

「同時舔三根硬肉棒,真是太過癮了!」。

被舔屁眼實在是舒服啊,周水川被工程師舔到興奮異常!屁眼就快要高潮了。

「老闆,可以讓我插進那邊嗎,我忍受不了,就快要射精了!」。

「不行!你只能舔,你沒資格上我。」

話剛說完,周水川的頭就被一名的服務師壓了過去,服務師按著她的頭,讓肉棒深深的插進她的嘴裡,龜頭幾乎頂到了她的喉嚨。好在周水川非常喜歡玩深喉嚨,不然肯定要嘔吐出來了。

「嗚…嗚…嗚…冷靜一點…嗚…嗚……」。

周水川突然覺得菊門上有東西觸到那兒,那是工程師渾圓堅硬猶如燙紅的鐵棒。

「老闆,我要插入了喔」。

周水川突然覺得菊門爆裂的疼痛。

「…好痛…哎呀…不可以啊…小色狼…你快拔出來…」。

周水川一邊哭泣一邊叫著,並且扭動著屁股。

「…啊…嗚…嗯…小色狼…真的好痛啊…快住手啦…」

「…不能插那邊…你很討厭啦…快住手啊…」

周水川哀求工程師將那根粗大的肉棒抽出,不要再插入。

「…請你住手…拜託…那裡好痛啊…」

周水川大聲的哀號,用力的搖著頭,長長的黑髮胡亂的甩動,同時淚珠飛散在臉上,豐滿堅挺的雙乳隨著急促的呼吸不停的抖動著,全身充滿了汗水。

「老闆,再‥‥再稍為一下子‥就要穿過最粗大的地方了‥‥」

周水川雙手十根手指用力的掰開兩邊的臀丘,喘息般的放鬆肛門,雖然隱隱的撕裂作痛,不過也的確有著甜美的感覺。

「…嗚…嗚…好厲害啊……」

工程師的肉棒在肛門裡面抽動,發出肉棒和直腸黏膜摩擦的「噗吱…噗吱…」聲音,肛門出現有著如火燒般的暢快感覺。

「啊…不…不…」。周水川發出急迫的聲音,大顆粒的汗珠從身上流下來。

「嗚…嗚…啊…好爽啊…啊…」。她的手指已不停的曲伸。

宅男工程師狠狠的幹她的後庭,周水川感覺開始有著令人無法相信的興奮感,她又再次發出喘氣聲,陶醉在肛交的快感之中。

「…大力的幹…大力的幹啊…」周水川幾乎聲嘶力吼著。

隨著肉體的碰撞聲、啪嘰啪嘰的淫水聲和喘息呻吟聲交織在一起。周水川忍不住的一隻手撫摩著乳房,另一隻手搓揉著自己的陰蒂。這可說是一種解放式的興奮感。

「哦哦,老闆,妳的屁眼好熱又好緊啊!」工程師忘情地叫著。

周水川的臀部也隨著手指的節奏而扭動起來,她雙眸迷離勾人魂魄,舌頭在唇角舔動,激烈地扭動臀部,發出誘人的呻吟。

「…啊……不行了…要高潮了…我高潮了…高潮了…」

周水川面色紅潤的抬起下巴,全身的毛孔溢出汗珠,私處噴出大量的潮水,肛門像爆炸般的讓全身碎裂,產生強烈的肛門高潮。周水川到達完美的高潮境界,她忍不住的繼續玩弄自己的陰核,大腿根部都是潮水噴濕的痕跡。 

「啊,老闆,嗯…我要射出來了,嗯…呀…」。

工程師的精液灌入周水川的直腸內,當肉棒被慢慢的抽出時,精液也從肛口處流出來。 

「是誰說你可以射精的,還射在裡面,用你的嘴巴舔乾淨!」。

在老闆周水川的強壓下,工程師忍著那刺鼻的臭味,伸著舌頭舔舐著她的肛門口。說實話,那味道實在很糟糕,酸酸鹹鹹臭臭的,他勉強自己將上頭殘留的精液都舔了乾淨,讓他差點當場反胃。

待他抬起頭來表示舔乾淨了,周水川面帶著微笑的問他:

「怎麼樣?自己的精液好不好吃呀?」

「不好吃,味道很糟糕…」工程師據實的回答。

「不好吃嗎?怎麼會呢?是你不懂得欣賞人間美味吧 ?」

「小色狼,處罰你再來一次,來吧,大家繼續!」。

 

作者 : 觀察者 Observer
版權所有 : 親密星期五

(圖/周水川 SM女王服裝參考)

(圖/周水川 SM女王服裝參考)

(圖/周水川 SM女王服裝參考)

(圖/周水川 SM女王服裝參考)

(圖/周水川 SM女王服裝參考)

(圖/周水川 SM女王服裝參考)

已加入購物車
網路異常,請重新整理